快捷搜索:  as

正愁刚才自己遮挡了脸,没看见谁先下的手呢

 
    不好办啊,看来暂时是不能吸收记忆了,要先将现在的这一状况,挺过去才行啊。
 
    还没等顾铮再分析点什么呢,那个从地上爬起来的人,就恼羞成怒的朝着周围吼了起来:“姥姥!你们这群人是死的啊!还愣着干嘛?给我动手啊!”
 
    就算是听到了这位的吼声已经气急败坏了,周围的那群人们,也是犹犹豫豫的,没人率先动手。
 
    “怎么?现如今还开始考虑上同行之谊了?那你们就不怕今天这事没办好,明天就要轮到你们被水金哥挨个找去谈话了!”
 
    一听到水金哥这三个字,依然遮头护脸的顾铮,就发现围了一圈的人中最少有三四个人的身体,打了一个激灵。
 
    也就是在这个挑头人的话音落下之后,这一圈的人才真正的动了起来。
 
    抡王八拳的抡王八拳,上脚的,也过来踢踏两下,毫无章法可言。
 
    这让在圈内开始承受着围殴的顾铮,就得出了一个结论,这群人就没有一个会打街头架的,都是些很少跟人动手的主。
 
    这就好办了。
 
    从来都是我顾铮动手切人,还从来没有被动挨打过呢。
 
    先不管这具身体的原主到底是惹了什么麻烦,自己先抡了再说。
 
    打定了主意的顾铮就行动了起来。
 
    在群架的过程中,一定要判断好敌我双方的实力对比,在以一对多的情况之下,逃跑以及在角落中保护好自己,都算是很不错的选择。
 
    但是宿来凶狠的顾铮,偏偏反其道而为之,此时的他护着脸的胳膊也放下了,蹲着身子的腿也松开了。
 
    这么一卸力
    只见他爬起身来所做的第一件事不是转头就跑,而是在环顾四周之后,就从身边围着的七八辆的黄包车中,准确的选择了一辆。
 
    将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掀翻之后,就将脚踩在了那个有点坏的车把手的节点之上。
 
    伴随着顾铮的一个双手上提的动作,咔嚓那个本有些损坏的拉车扶手,就被他完美的给卸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嗷!我的车啊!!”
 
    就是这么的趁,嚎叫出声的人,正是群殴顾铮的组织者,那个率先动手的哥们。
 
    是你的车是?好巧!
 
    叫的挺欢实的是?正愁刚才自己遮挡了脸,没看见谁先下的手呢,你这是不打自招,找打呢你。
 
    武器在手,万事不愁的顾铮,拿出了人未至,三分势的悍勇,朝着这声音的主人就直奔而去。
 
    乱糟糟的短发,灰皮的布褂,多麽好辨认的记号,动手!
 
    在这个艳阳高照的酷暑天中,顾铮上演了一场让周围七八个人都浑身发冷的街头群架指南二三则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