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军故人他仔细一看马超然不认识但是也感觉出

 这话确实是把张让给问住了,皇宫倒是出来了,但是雒阳城可怎么出去啊。如今这个时辰城门已关,而且因为刘宏驾崩何进被杀的原因,更是不容易进出了,所以此时要出城的话,自己实在是没办法啊。
 
    马超心中感觉好笑,看来张让也有他不好使的时候啊。其实也难怪,如果刘宏还活着的话,他张让别说出雒阳城门了,他是想什么时候出来进去,都是随便,和自己家也没什么区别。但是正所谓是“此一时,彼一时”啊。如今他最大的靠山没了,而且他们还把何进给杀了。张让和蹇硕这两人正是被何进的铁杆部下所通缉着呢,而城门的人此时自然几乎都是何进的铁杆部下把守着,所以他张让确实不好逃走啊。相信他张让只要一露面,马上就得被人乱刃分尸了。
 
    张让看马超倒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儿,而他此时突然注意到马超这背后还背着一个人,仔细一看,这不是皇子辩吗,难道马超他这是……
 
    他虽然心中有些惊讶,但是这些和他张让却没什么关系。只是这时张让的眼睛一亮,心说马超马孟起必然也是要尽快出城,而自己也是如此,那么是不是可以让他帮自己一下,也许他有办法出城也不一定。既然两人的目的一样,也是有了合作的可能。
 
    “这,此事还要拜托孟起你了!想必你有此时出城的办法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张让这么说,他心下道,张让果然有两下,一下就猜到自己可能有办法。其实自己哪有什么好办法啊,不过可以一试,毕竟有些东西你没去试过,怎么就知道不行呢。
 
    张让看马超还没表态,一咬牙说道:“孟起,只要你送我出城,我必有重谢!”
 
    听了这话,马超则对张让一笑:“侯爷不必客气,超也确实有些想法,不过成与不成,侯爷对此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才是啊!”
 
    张让一听就知道有门儿,“如此,孟起就赶快吧,免得夜长梦多啊!”
 
    马超点点头,他把张让给拉到了马日?的府邸。而马日?此时却是没在,已经入宫了。马超心说,好啊,太好了,自己叔父不在更好。毕竟自己带走了一个皇子,还准备把张让也给送出去,这两件事儿随便拿出来一件可都不是小事儿。而自己叔父他当然不会胆小怕事,只是他能不能理解自己,这个可就不好说了。
 
    刘辩是刘宏的嫡长子,按道理来说,他就应该是皇位的继承者。而此时自己要把他给带走,自己叔父要是知道了,还能让自己这么做吗,估计悬啊。马超可是清楚着呢,自己的这个叔父也是个坚定地嫡长支持者,就冲这么一点来看,他就不能同意。
 
    至于张让,那就更不可能了。平时自己的叔父是最讨厌张让他们,不说是恨之入骨吧,但是绝对没什么好印象就是了。要是让他知道自己要帮张让,马日?估计也不会同意的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就趁着马日?进宫之时,他是赶紧收拾了东西,然后就带着刘辩和张让离开了。马超自己是骑马,这个没什么。但是刘辩和张让,这两人,马超不可能让他们也骑马。他们两个绝对不能去抛头露面,一旦要被发现,那后果可就严重了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自己是骑马,而刘辩和张让早已是上了马超早已准备好的马车里了,而赶车的是个马日?府上的下人,绝对可靠。而他可不认识什么皇子十常侍的,他只道对方两人是马超的朋友而已。
 
    都准备好后,马超这才向着雒阳的西门而去。雒阳的西门,这个可不是马超随便走的,因为他知道,此时把守这个门的人和他自己算是相熟了陌相忘最新章节。
 
    走到了雒阳城的西门,马超一行人不出意外地就被守城的士卒给拦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什么人?今夜任何人都不得出城!”
 
    士卒拿着兵器,对着马超,然后大喊道。
 
    马超看这架势心说,如果这时候不是自己有要事在身,敢拿着兵器比着自己的,自己早上去给咔嚓了。
 
    但是这时候他也只能是一笑:“请把你们的将军找来,就说故人前来!”
 
    士卒一听,将军故人?他仔细一看马超,虽然不认识,但是也感觉出马超非是一般人。还是那句话,在雒阳混的,什么都可以没有,但是唯独不能没有眼力。
 
    士卒点点头,然后让旁边的士卒继续看着马超,他自己则去找主将去了。
 
    没一会儿,他们的主将到了。马超看到对方心中就是一笑,而对方也看到了马超。
 
    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孟起你啊!”
 
    “开封一别,吴兄别来无恙啊?”
 
    来人正是吴匡,他今晚负责守雒阳的西城门。一晚上都没遇到什么人,结果这第一次就碰到了熟人马超。
 
    谁知吴匡叹了口气,“唉,想必孟起你也听说了,如今大将军身死,作为属下的,自然是要为他报仇雪恨!无奈我这人本事低微,也只能是守着城门,严查过往之人,看看能不能查到可疑之人!”
 
    马超点点头,表示理解,“大将军不幸身陨,超也表示遗憾。不过人死不能复生,还望吴兄节哀!”
 
    吴匡也点点头,“不知孟起深夜出城所为何事?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来了,“不瞒吴兄,超叔父最近身体不适,正想回老家茂陵祭祖。正巧小弟刚来雒阳,就准备带叔父一道回去!”
 
    原来如此,吴匡明白了。他也知道马超的叔父是朝中的马日?,这个所有朝中的人都知道。
 
    而马超之所以搬出马日?来,就是想要打消一下吴匡的疑虑。毕竟别人和自己也不是那么熟,就算很熟的,也不可能坐在马车里。所以只能是自己的叔父最合适了,至于自己走了之后,然后被吴匡发现了自己叔父还在雒阳,那这个就不在自己考虑中了。这时候骗他也是没办法的事儿,反正要是不骗他,自己等人就出不了这西城门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