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时已经把张让给拉到了隐蔽的角落而虽然他也

 刘宏崩后,张让他们得知了第一消息后是秘而不宣,但是袁绍和曹操他们明显不是这样儿。所以还在宫中潜伏着的马超也是在这之后,很快就得到了确切的消息。
 
    马超心说,看来自己得加快行动啊,趁着如今宫中还没那么多人,防范也还没那么严的时候把事儿都办好吧。而此时他则记起了自己临走之前,贾诩给自己的锦囊。当时他还特意叮嘱自己,只要刘宏驾崩,就马上打开来看。虽然马超觉得自己对这些都能应付,但是他还是想看看这个大才究竟都写了些什么。
 
    他忙从怀中掏出贾诩的锦囊,打开后,把之前贾诩写的话一看,马超的心中也是不得不佩服。贾诩的话说来也简单,就那么几句,意思就是,刘宏崩,何进活着,刘辩继位;何进如果死了,刘辩即使继位也是地位不稳,早晚必被废,而且需要防范的人就是此时正在河东驻军的董卓董仲颖。
 
    看过之后,就连马超也不得不说,贾诩的这几句实在是太有道理了,基本好像就是这么回事儿。看来贾诩是知道自己此次来雒阳的用意的,没错,自己其实就是为了刘辩而来。刘宏病入膏肓,神仙都救不了他,而且如今已经不在了。至于何进,那是必须得死的人,马超当然也不会帮他什么。而刘辩,多多少少自己和他还有点儿师生感情,而且刘辩也确实当不好那个皇帝,坐不好那个位置,所以这个皇帝还不如让刘协去当来得好。如此,也不枉当初自己答应了何皇后要照顾刘辩荒古寻天。
 
    此时已经到了晚上,如果所料不错的话,因为袁绍和曹操他们也是刚传出刘宏驾崩的消息,所以如今的刘辩就应该是在刘宏的寝宫,而马超他也准备去那儿。
 
    马超从皇宫中整来了纸和笔,写了几句。然后拉过来一个小黄门,本来小黄门这时候都挺忙,所以一见有人拽他,他不耐烦地说道:“你是何人?拉住咱家作甚?你……”
 
    马超却只是一笑,忙从怀中掏出了一颗金珠和刚写的信来,对小黄门说道:“还请帮忙把这个交与皇子辩!”
 
    小黄门一见到金珠,顿时是两眼放光,连忙点头如捣蒜,别说是给皇子辩带封信了,只要能得到这颗金珠,你就让他叫你爹都没问题。
 
    马超把东西交到了小黄门的手中后,他就走开了。如今他是不能抛头露面,要不这事儿还用得着这样儿?至于马超的信,上面写得很清楚,无非就是让刘辩自己做个选择。如果你想当皇帝,那么你就留下,不过没什么好结果。如果你不想当皇帝,那就找个借口出来,然后我自会带你走,也不枉你母亲把你托付与我!
 
    结果当刘辩看了马超的信后,他确实犹豫了一下。倒不是因为当不当皇帝而犹豫,说实话,他确实不想当这个皇帝,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处境很危险,但是却也一直没什么好办法。如果马超真能带他走的话,他确实还是很愿意的。
 
    信上的字确实是先生的字,但是我能就这么离开吗?想到这儿,刘辩便找了个借口从刘宏的寝宫中出来,而寝宫这边儿此时是袁绍和他的人在这儿守着的,至于曹操则出宫了。所以刘辩也没费劲儿就出来了,不过即便如此,身后还是跟着好几个侍卫,这几个都是袁绍特意派来跟在他身边保护他的。毕竟他们都拥立皇子辩,而在有些人眼里,却是想除掉刘辩,所以是不得不防。
 
    刘辩直接就去了他母亲何皇后那儿,他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想劝说自己母亲一起离开。其实刘辩非常舍不得离开母亲何皇后,而他的意思就是想让自己母亲和自己一起离开。
 
    刘辩的意思马超都懂,而他也在暗中注意着刘辩。如此,马超算是对他很满意,如果他刘辩只想着他自己,那么马超也会看不起他。刘辩如今还知道去何皇后那儿,马超心中感到很欣慰,这刘辩可比他弟弟刘协强多了。如此,也不枉自己帮他一次。而在马超的记忆中,汉献帝刘协就是个特别自私的人,或者可能做帝王的都这样儿吧,为了自己为了江山社稷,他们什么都能抛弃牺牲。
 
    刘辩来到了何皇后的宫中,马超随后也跟了上来,“你是何……”
 
    旁边的侍卫刚想说你是何人,结果就被马超几个手刀都给整倒了。刘辩一惊,怎么出现了如此变故?不过再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先生,他心里高兴,忙叫了一声:“先生!”
 
    “走吧,一起去见你母亲!”
 
    “诺!先生请!”
 
    马超点点头,虽然不想暴露行踪,但是何皇后还是有必要见一见的。
 
    见到了何皇后后,马超发现,虽然从表面上看不出太多,但是看她那样儿,确实也掩饰不住心中的伤痛。毕竟一日之内,自己的夫君和大哥都已故去,虽然何皇后此时还在自己的宫中,但是要说一点儿都不伤心,那是不可能的。
 
    “大汉凉州牧马超,见过皇后!”
 
    “先生不必多礼,如此来看,先生确实是值得托付之人!”
 
    本来何皇后眼中黯淡无光,但是当她看到马超出现后,眼中又突然恢复了往日的色彩。她清楚地知道,马超既然来到了雒阳,又与自己孩子一起出现在了自己的宫中,那么就说明他还没有忘记当初自己求他之事。如此的话,自己的孩子算是能脱离险境了。
 
    何皇后早就知道了刘宏和何进身死的消息,但是她一介女流之辈,在宫中确实也做不来什么,反而她一直在想要如何把刘辩给送走山寨传奇全文阅读。她很清楚,自己大哥活着,那么自己孩子继位,还算能安稳点儿。但是自己大哥如今已经不在了,那么哪怕自己孩子继承了大统,也是一点儿都不安稳。所以与其这样儿,还不如早点儿让他离开这宫中是非之地来得好。
 
    可是何皇后虽然也想把刘辩送出宫外,而她确实也有这个能力办到。但是她却不知宫外谁才是自己值得信任的人,所以她一直都在犹豫此事,迟迟不决。
 
    不过现在好了,马超既然来了,那么他就是值得托付的人,自己把孩子交给他,自己也就放心了。
 
    “皇后请放心,把皇子交与在下,在下定会保他平安,一生无忧!”
 
    马超坚定地说道,其实就算不看在何皇后的面子,自己也确实和刘辩这小子挺投缘的,所以从哪个方面来说,自己也都保他了。
 
    何皇后把刘辩拉了过来,然后对他说道:“辩儿,你与先生一道离开吧。把你交给先生,娘我也就放心了!”
 
    说完,何皇后展颜一笑,然后溺爱地摸了摸刘辩的脑袋。刘辩忙说道:“母亲,您不一起离开吗?”
 
    何皇后缓缓摇了摇头,“辩儿,如今你还不懂,娘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离开宫中的!”
 
    刘辩一下就哭了,“这是为何,为何母亲不能与儿一同离开?”
 
    何皇后一笑,却没再多说什么。
 
    而是对马超说道:“辩儿便拜托先生了,请先生受妾身一拜!”
 
    说完,何皇后给马超施礼,马超这次倒是没躲,因为他觉得这是自己应得的。毕竟自己要冒着危险把刘辩给弄出皇宫,然后再弄出雒阳,自己算是帮她大忙了。
 
    完事后,何皇后一摆手,就有宫女拿过来一个盒子,然后交给了马超。此时还在此的宫女,那都是何皇后的心腹了,一点儿都没问题。
 
    而何皇后说道:“这些身外之物,还请先生务必收下。我这当娘的虽然不能让辩儿以后依旧是锦衣玉食,但是却也希望他能衣食无忧!”
 
    马超也明白何皇后的意思,所以他也没矫情这个,理所当然地收下了。而刘辩依旧是不舍和何皇后分开,“母亲,儿不想走,儿不想离开你!”
 
    “辩儿,如今你都这么大了,作何哭哭啼啼状!”
 
    何皇后厉声说道,虽然何皇后很少对刘辩如此,但是只要她一这样儿,那么刘辩就彻底没电。
 
    “辩儿,听娘的话,赶紧和先生离开吧!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,可怜天下父母心啊,何皇后如今都这样儿了,她心里还依旧是放不下自己的孩子。不过马超心中也暗道,刘辩如今还是年轻啊,再这么耽误时间,那真就是谁也别想走了。
 
    马超连忙给何皇后使了个眼色,何皇后会意,从怀中掏出把匕首,“辩儿,如果你不想让娘死,你就听娘的话和先生速速离去!”
 
    这一下给刘辩吓坏了,什么时候也没见过自己母亲这样儿过啊,“母,母亲,儿这就离开,这就离开啊!您千万可不能如此!”
 
    马超这时也把刘辩给拉走了,边拉还边说着,“皇子快走吧,再不走就白费皇后的一番苦心了!”
 
    就这样儿,刘辩被马超给拖走了,而何皇后见此情形,眼泪止不住地流淌着。他夫君和大哥身死,她都没有流泪。但是自己儿子的离开,她却流泪了。因为她知道,这次的分别,就代表着自己母子两人的永别。
------------
 
第二八五章 携两人马超出城
 
    马超带着刘辩出了皇宫,这个倒是比他预想得要轻松很多。因为袁绍和曹操他们把刘宏驾崩的消息给传了出去,所以此时已经从雒阳城内涌入了许许多多的朝臣,都进了皇宫。而马超他们就趁乱混了出去,也算是有惊无险吧。
 
    出了宫走了一段后,马超就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个比较熟悉的背影,而且还鬼鬼祟祟的,像是后面有人追似的。虽说此时已经挺晚了,但是以马超他的眼神来说,还是能看得算是比较清楚吧。
 
    马超背着刘辩,为什么是背着他呢,因为他的速度太慢了,所以马超为了加速,只能是自己背着他。他快速地跑到了那人的背后,轻声说道:“什么人?”
 
    那人明显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下,一回头,隐约看着马超好像眼熟,“你,你是,马超,马孟起?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这人说话的声音,再一看这人的脸,熟人啊,这不张让吗,他怎么跑这儿来了?
 
    “侯爷,你,你这怎会如此?”
 
    马超此时已经把张让给拉到了隐蔽的角落,而虽然他也已经想到了张让这是在逃跑,毕竟何进被他们杀了之后,在宫中已经不安全了,但是马超却也不能如此说,所以还是装作不知地问了一句。
 
    张让确定了后面之人是马超之后,他的心这才算是放了下来。其实张让他早就已经是无心再在宫中去做事了,成天勾心斗角,算计这个算计那个的,他确实是太累了。如今自己年纪是越来越大,有那个闲着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还不如和小莲两人多聊聊呢,那可比这些都有用多了。
 
    所以其实张让早就是厌倦了在宫中的日子,但是他一直有个算是心愿吧,一直却没达成。那就是杀了何进,这个就是他一直以来的心愿。尤其是刘宏驾崩后,张让清楚地知道自己最大的靠山已经倒了,他更加坚定了要马上就诛杀何进。只要何进一死,自己就跑回老家,谁也找不到自己,自己也算能安度晚年了。
 
    何进身死的时候,第一时间他张让就逃跑了。虽然他跑得倒是挺快,但是速度其实并不快。后来蹇硕也追上了他,而张让则把手中掌握的诏书给了他,然后说两人分头逃跑更好,到时候再聚一起从长计议。蹇硕还真听话,信了张让说的。他哪里知道这就是张让故意的,什么分头逃跑,然后再聚一起,逃跑是真的,但是再聚嘛,反正那是不可能了。
 
    而且张让还特意拿土把自己的脸给弄脏了,之后也趁乱混出了皇宫。结果这不被马超给发现了嘛,这也只能说他速度慢,而马超的速度也确实是太快了。
 
    “唉,孟起啊,我这是在逃命啊夫诱!”
 
    马超心中暗笑,心说我当然知道了,“这,如今侯爷作何打算?”
 
    “自然是回老家!”
 
    “可侯爷能出去这雒阳城吗?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