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李鱼迟疑着站住就见眼前枝叶拂动墨白焰突然似

 李鱼冷笑一声,道:“这杨东斌现在何处?”
 
    庚四有些心虚地道:“杨三……啊不!杨东斌现在何处,小人也不晓得。不过,那苏小龟如今却是在太守府里。”
 
    李鱼的脸登时阴沉下来,庚四看见他的脸,愈加慌了,忙陪笑道:“据说,是任太守把他留在那里的,说是为了方便随时垂询、办案!”
 
    陈飞扬气得胀红了脸,对李鱼道:“小郎君,什么随时垂询,分明就是怕我们找到那个孬种,担心那小子怕了郎君,或者收了小郎君的好处,再临时变卦!”
 
    李鱼沉着脸点了点头,道:“私了,恐怕是不行了。我们回去,另想办法。”
 
    私了其实是最好的办法,为了还吉祥自由,李鱼也不介意让那姓苏的赚些好处。他原本就做好了被狠敲一笔的打算,却不想任太守显然也早思虑到了这一点,居然来了个釜底
 
抽薪。
 
    可是不私了,那就得公了,一旦想公了,人家有卖身契在手,那就“公平合法”的很,他小神仙也不能抬出神佛辗压律法呀,那样的话,他这小神仙也就做到头了,朝廷是绝
 
不会容忍有人借神佛名义,凌驾于朝廷之上的。
 
    四个人回在陈飞扬家的小院里,听陈飞扬和狗头儿天马行空、脑洞大开地说了许多奇思妙想,全无施行的可能,李鱼摇摇头道:“这些法子都行不通的!”
 
    他看看天,见太阳西斜,便道:“已经过去一天了,还有两天时间。我先回去,明日向武都督请教请教,术业有专攻,这官面上的事儿,武都督定比你我看得通透!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自始至终不发一言,除了喝水,就是冷眼旁观,听到这里,不由暗暗一晒:“什么小神仙,被人说的神通广大、无所不能,如今看来,也不过如此嘛!”
 
    :求月票、点赞!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 
 第083章 呵护如兰
 
    第083章 呵护如兰
 
    李鱼离开陈飞扬的家,一路往都督府走,一边走,一边思索对策,心中想出一个个办法,又一次次推翻,眉头渐渐蹙了起来。
 
    事情远没有他想像的那么简单,别看他在太守府坑了任太守一回,甚至让堂堂太守当众吃屎,还得配合他装神弄鬼,可那是非常时刻。龙困浅滩也有被虾戏的时候,虎落平阳
 
也能被犬欺。
 
    如今,任太守吞了一泡屎后,仿佛突然开了窍。他本就是官,而且是利州第一把金交椅的行政官,装神弄鬼的领域里,他不是李鱼的对手,但是在他的领域里,李鱼同样不得
 
伸展。
 
    这可如何是好?
 
    李鱼越想脚下越是沉重,眉头蹙得越紧,纥干承基“铿铿铿”地走在他旁边,两人也不交谈,纥干承基悄悄瞟着他的脸,心中对这位小神仙愈发地不屑:“不就是想要个女人
 
嘛,瞧你这劲儿费的。若是老子,冲进太守府,一刀剁了那小王八!”
 
    “唔……如此一来,那姑娘就不能在利州立足了?那也不打紧,我带她上山当押寨夫人去!活人还能让尿憋死?嘁……”
 
    夕阳西下,晚霞漫天。
 
    天上弥散着无法言喻的彩,云朵有的深、有的浅、有的远、有的近、有的黑、有的白,于是被夕阳映照出意象丰盈的彩。静谧的紫,温馨的橙,朦胧的黄、热烈的红,交迭渲
 
染成无可描述的美丽,仿佛人心深处的梦幻。
 
    李鱼的身影在夕阳余晖下拖曳的越来越长,前方已见都督府的大门,吉祥正孑孑一人,伫立府前,眺望着长街尽头,眼见李鱼走来,吉祥激动地喊了一声:“李大哥!”
 
    李鱼抬起头,就看到了奔跑在夕阳下的吉祥。
 
    那一抹夕阳,映照着路边的树,映照着光亮的青石板路,也映着奔跑其上的美丽的她。夕阳下,奔跑着她的青春,发丝在她肩头跳跃,跳跃的还有他那颗年青的心。
 
    李鱼看着她,不觉想到了诗人冯唐的一句诗:春水初生,春林初盛,春风十里,不如你!
 
    她似幽林之兰,看似纤弱,却坚强不屈。不因霜雪变,不与桃李争艳,不会矫揉造作,不会趋势求媚,周身清爽,干净剔透,寸心原不大,留得许多香,值得人呵护怜爱。
 
    李鱼紧蹙的眉头不禁慢慢地舒展开来,抿紧下弯的唇微微向上翘起,因为思虑而显得有些飘忽的眼神儿也变得充得暖意的坚定。
 
    “李大哥!”
 
    吉祥微微气喘地站定,嘴巴张了张,却没问出下一句话来。
 
    李鱼知道她在担心什么,向她轻松地一笑,道:“别担心,事情已经解决了大半!”
 
    吉祥隐藏的紧张神情顿时被欢喜所取代,原本微微耸起的肩膀在那一瞬便放松下来,吉祥激动地道:“真的?”
 
    “当然是真的!”
 
    李鱼笑笑,由她伴着往府里走,一边走一边道:“那个持有你卖身契的人,只是坊间一个无赖泼皮,与张飞居的三管事有些亲眷关系,趁着张飞居大乱,使了笔钱买通三管事
 
,把你的卖身契从张飞居过到了他的名下。”
 
    李鱼睨了吉祥一眼,笑道:“红颜祸水啊,你要不是生得这么漂亮,他也不会打这种主意。”
 
    吉祥心儿一羞,脸上便漾起一抹红晕,轻轻地道:“人家哪有……”
 
    她葱白似的手指在胸前捻玩着一绺秀发,下巴微含,低低地道:“那……那后来呢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这厮去太守府递了状子,便躲起来了。不过你也知道,狗头儿和飞扬都是从小挖门盗洞、走街串巷的主儿,就没一个犄角旮旯是他们不知道的,我们费了一天功夫
 
的劲儿,终于把这厮找到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咳嗽一声,揉着鼻子道:“接下来,就好办了。软硬兼施呗,我们又是哄、又是吓,最后答应使三倍的价钱赎回卖身契,那人答应了,现由狗头儿和飞扬看着他,明儿我
 
就去与他交割手续,把你过户到我名下。”
 
    吉祥笑容微敛,轻轻地“喔”了一声,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,手指依旧捻着头发,却不说话。
 
    李鱼瞟了她一眼,道:“卖身契过户到我名下,我就去官府补个释出手续,你便恢复自由之身了。”
 
    吉祥先是一喜,旋即就又垂下头去,轻轻地道:“奴怎能凭白无故的要李大哥损失一笔钱。奴……愿为侍婢,侍候大娘,以工抵债,等……等还够了钱,再把卖身契还我就好
 
。”
 
    李鱼笑道:“旁人我信不过,吉祥我还信不过吗?卖身契是一定要还你的,吉祥不能是任人买卖处置的奴隶!你要以工抵债,依旧可以留在我娘身边,慢慢地还呐。”
 
    吉祥飞快地睃了他一眼,眉间神也看不出是喜是愠,只是轻轻地答了一声:“好!”
 
    那一声“好”,柔柔的、软软的、细细的、绵绵的,宛如京剧名旦一段经典唱词的尾音儿,百转千回,由繁至简,荡气回肠。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夕阳依依不舍地落下了西山……
 
    月亮悄悄地爬上了树梢,仿佛一张弓似的静静悬挂在苍穹上。
 
    夜,来了。天已变成深青,一颗颗星辰仿佛缀点在深青天幕上的宝石。
 
    “铿、铿、铿……”
 
    沉重的脚步声在都督府门前缓慢而凝重地响起,两串长灯笼的映照下,一个浑身散发着金属光泽的“钢铁侠”慢慢地踏上了石阶,身子直挺挺地向前一倾,趴到了大门上。
 
    他缓缓抬起手,微微颤抖地握住猛兽吞口的铜环,有气无力地叩响了门环:“来~~~人呐~~~,开门呐~~~,我……我回来啦~~~”
 
    客舍房间不少,但是潘娇娇说了,吉祥姑娘怪可怜儿的,又刚受了惊吓,可不好独自一人栖住,所以头一天刚刚安置时,就张罗着把她的铺盖安置在了自己的房间。
 
    用过晚餐,吉祥刚一回房,潘娇娇就跟着回去了,女人们之间,也不知道有些什么话好聊,李鱼隔着窗棂,就看见自己的老娘跟吉祥的剪影时而窃窃私语,时而促膝交谈,时
 
时还有轻轻笑声传出。
 
    李鱼的话,吉祥显然是信了,命运已经出现重大转机,再不会莫名其妙地归宿于一个莫名其妙的人,吉祥身心一片轻松,也就恢得了活泼乐观的本性。
 
    但李鱼自己却明白,事情其实还丝毫没有解决。他强装笑脸,故作轻松,唬过了吉祥,趁着吉祥与母亲聊天儿的功夫,便心事重重地在院子里踱起了步子,思索着可用的办法
 
 
    “围魏救赵”、“声东击西”、“明修栈道”、“欲擒故纵”……李鱼都发明出第37计、38计了,反复斟酌后却依旧是一一推翻,觉得不可行。
 
    月亮门儿里,池塘边上就是房舍前方探出的一个平台,平台凌驾于水上,四周有石制护栏。平台上置了一张铺了蒲草垫子的胡床,胡床中间是一张矮几,几案上置着几盘水果
 
 
    华姑盘着腿儿,正与杨千叶对面而坐,这小大人儿嫌哥姐幼稚,聊不到一起,李鱼又忙着吉祥的事儿无暇理她,这两日便缠上了杨千叶。
 
    杨千叶背对着月亮门儿,华姑便正对着院门儿,李鱼头两次在门前踱过的时候,华姑正听杨千叶讲起天下见闻,不曾注意,等李鱼第三次从月亮门前踱过的时候,华姑便注意
 
到了他。
 
    华姑急忙雀跃地招手:“李鱼哥哥,快来快来,给我和千叶小姨讲故事呗!小姨讲的没你好!”
 
    ::本书已经20多万字了,从明天起就上架了,初来乍到的,我也不知道掌阅这边能不能发上架感言一类的单章。十多年耕耘,两千五百万字的创作了,感言也不知写过多少
 
了,就不再写了。没有君子,不养艺人,还请诸君,多多支持则个,拜谢!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 
 第084章 千叶的恻隐
 
    第084章 千叶的恻隐
 
    此处是客舍,杨千叶才是此间主人,华姑本无资格替她邀请客人。但小孩子天真烂漫,哪管那许多规矩。杨千叶见华姑向自己身后招手雀跃,只扭转了半个身子瞟了李鱼一眼
 
,并未反对。
 
    李鱼迟疑着站住,就见眼前枝叶拂动,墨白焰突然似一条影子般出现在他面前,微微欠身,做出邀请的手势。李鱼略一犹豫,便向他微微颔首,迈步而入。
 
    胡床极大,李鱼到了胡床前向杨千叶长揖一礼,华姑已经颠着屁股挪到里边,拍着旁边的蒲草垫子道:“你坐,你坐!”
 
    李鱼笑笑,便在她旁边坐了。华姑兴致勃勃地凑上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