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 李鱼迟疑着站住就见眼前枝叶拂动墨白焰突然似

李鱼迟疑着站住就见眼前枝叶拂动墨白焰突然似

李鱼冷笑一声,道:这杨东斌现在何处? 庚四有些心虚地道:杨三啊不!杨东斌现在何处,小人也不晓得。不过,那苏小龟如今却是在太守府里。 李鱼的脸登时阴沉下来,庚四看见他...

依旧穿着这盔甲打算先去军中纥干承基虽然挂的

依旧穿着这盔甲打算先去军中纥干承基虽然挂的

来,挽住了他一条胳膊,津津有味儿地道:李鱼哥哥,你上回才说了个开头的那个故事叫什么来着,啥啥恩仇录的,就是 那个他爹叫大刚,儿子叫小刚的故事,继续讲呗。 杨千叶忍俊...

平城的军事缓冲地,在京郊周边的这些镇县

平城的军事缓冲地,在京郊周边的这些镇县

更何况,在一个破落户一般的戏班子中,一个还未唱出来的小戏子,她的地位,还不如个丫鬟呢。 就是这样的一个姑娘,在顾铮横空出世,吸引了戏班中所有人的视线,并让班主原本放...

给了她居身之所的戏班子会活不下去,可是顾铮

给了她居身之所的戏班子会活不下去,可是顾铮

可是顾铮真是命好,这戏班子中的顶梁柱,最擅长唱大青衣的青眉,却是个慈善人。 她本也是穷人家的孩子,看着孤苦伶仃的顾铮,就想起来自己小的时候,于是,作为全戏班内伙食最...

却早早的为自己的身上套上了一串儿沉重的枷锁

却早早的为自己的身上套上了一串儿沉重的枷锁

自己这是被群殴了? 也让他们这方,本来在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的人们,一个个的望而却步,谁也不愿意踏出第一步,来当现如今已经被顾铮坐在屁股底下,玩命的抽打的出头鸟。 嘭...